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做游戏 首页 游戏资讯 查看内容

腾讯网易的游戏包围圈,米哈游如何破?

2022-10-26 20:36| 发布者: 芮权锋| 查看: 204| 评论: 0|原作者: 蛇眼财经|来自: 蛇眼财经

摘要: 近十年间,腾讯凭借从《QQ飞车》到《王者荣耀》等竞技类游戏的强大吸金能力,在游戏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唯一能与其掰手腕的网易虽凭借《阴阳师》掀起过一阵热浪,但依旧抢不过腾讯大杀四方的风头;而在一众游戏厂商 ...

近十年间,腾讯凭借从《QQ飞车》到《王者荣耀》等竞技类游戏的强大吸金能力,在游戏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唯一能与其掰手腕的网易虽凭借《阴阳师》掀起过一阵热浪,但依旧抢不过腾讯大杀四方的风头;而在一众游戏厂商之间,虽不乏想给氪金时代改头换面的“有志之士”,但其大多无疾而终或者以被并购收场,并未能完成其历史使命。

在此背景下,国内游戏市场呈现出了显著的马太效应,即腾讯、网易凭借六至七成的市场份额稳坐前排,中、小型游戏厂商则以各种方式被淘汰,重复着一波新人换旧人的“剧情”;同时,由于头部产品的氪金属性,用户对游戏内容精细化的需求也与日俱增,一些细分的消费需求如二次元内容日益受到欢迎。

按照2020年发行口径计算,国内二次元手游市场中腾讯占比21.8%、网易占比21.5%、米哈游占比21.3%、哔哩哔哩占比14.4%、鹰角占比7.1%;整体表现为腾讯、网易、米哈游三足鼎立的态势。其中,米哈游凭借《崩坏3》、《原神》的现象级游戏为游戏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也让精品游戏火出了圈。

精品游戏风头正劲

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中国厂商入围全球手游发行商前三的分别是腾讯、网易、米哈游;其中,腾讯的《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分别包揽了9月中国App Store手游收入前两名,米哈游的《原神》则位居第三。不难看出,在《原神》备受用户追捧的情况下,米哈游不仅带火了二次元手游,还使得其从一众中、小厂商之间迅速崛起,势头堪堪盖过了腾讯、网易,而垂类厂商的“异军突起”也让游戏市场内卷的局面愈演愈烈。

一方面,游戏产业从产品、渠道为王进入内容为王的时代后,精细化、多元化日益成为各路厂商探寻新增量的破局关键点。现如今,游戏版号收紧、停发已成了困扰游戏巨头们的核心难题;比如,腾讯今年就只收获了一个休闲游戏的版号,而在有限的版号资源上挖掘单款产品的上限,逐渐成了游戏厂商们增强自身竞争力的重要举措,于是精品化游戏自然而然地成了巨头们新的奋斗方向。

另一方面,Z世代群体迅速崛起,逐渐将二次元等一些边缘游戏带火。随着中国二次元游戏用户规模的快速增长,二次元内容的销售收入也随之增长;据了解,2021年中国二次元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84.25亿元,较去年增加了61.18亿元,同比增长了27.43%。可以说,Z世代的崛起不仅带着更强的消费能力向市场涌来,也给游戏市场带来了全新的变化。

就目前游戏产业的竞争态势来看,在内卷严重的二次元游戏市场,以米哈游为代表的垂类游戏公司对市场的统治力甚至大于腾讯、网易等上市游戏公司。据了解,2022年上半年,国产二次元游戏中流水最高的是《原神》,其营收甚至占据了整个二游市场63.74%的份额,而网易的《阴阳师》、腾讯代理的《幻塔》却惨遭业绩碾压,这种此消彼长的态势,说明游戏市场的风向发生了改变。

米哈游先期破圈

相较于腾讯、网易、字节跳动等大厂而言,中、小型垂类游戏厂商打磨精品游戏的速度更快一些,这其中原因有很多。

其一,米哈游通过有效的团队磨合和技术研发,为其后来居上提供了根本助力。据了解,米哈游的大部分员工既是二次元文化的创作者也是二次元文化的消费者,其研发团队除传统游戏厂商具备的程序、美术等人员结构外,还包括IP创作人员,为其现有IP的生命力做出延伸;而“PostFX”、“AnimeFX”等核心技术的研发,也使其游戏产品在画面渲染、系统架构设计上步入行业领先地位;从内容端和技术端,米哈游为其打造精品游戏上了双保险。

其二,米哈游会通过深入的市场调研,为其新产品保持竞争优势做足了准备,这与腾讯的打法并不相同。从《崩坏》系列到《原神》,米哈游在每个新产品立项前,会广泛地进行市场调研,确保其新产品上线时能在同类产品中保持竞争优势。然而腾讯就没有这么耐心了,据知名分析师“ZhugeEX”统计,腾讯仅在2021年就收购、投资了超过100家与电子游戏相关的公司,财大气粗虽使其在市场上吸金不少,却也使其在输出精品内容的脚步上慢了下来。

其三,研发运营一体化的经营策略,为米哈游盈利能力的提升提供了保证。以米哈游为例,通过研发运营一体化,降低了游戏开发与运营环节间的沟通成本,使其净利润率较部分游戏开发商、代理运营商都更高;而对比将代理权交给腾讯运营的游戏厂商,由于代理商不涉及产品研发,运营逻辑也更多地服务于商业考量,所以中、小游戏厂商在受到其渠道滋养的过程中,也难免丧失了一部分游戏“主权”,不利于其在精品内容大显身手。

可见,游戏玩家对产品内容的精品需求,既是大厂们对用户“教育”后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也是“新势力”适逢其时崛起的重要因素。米哈游虽是带着“二次元”的标签在海内外迅速出圈的游戏公司,但实际上其是以内容精品化、性向多元化的优势,于一众“旧势力”占山为王的游戏赛道中建了自己的山头,而米哈游系列产品经久不衰的热度,以及其野蛮生长的势头,也让腾讯分外眼红。

老前辈棋高一着?

不得不提的是,“老前辈”之所以能在游戏市场上独占鳌头,除了财大气粗,绝对的实力更是市场青睐它的重要原因。随着米哈游的《原神》在全球市场闯出一片天,其最近的新作《绝区零》、《崩坏:星穹铁道》等作品也轮番上阵;网易作为游戏老厂,其经典作品的新端游、手游也频频亮相,都使腾讯游戏承压不少,反观腾讯似乎还在吃《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的老本,可在吃老本的背后,腾讯也对市场透露了其做游戏的另一番考虑。

一方面,在堆人数、攒流量的战术下,“社交+流量”仍是互联网大厂做游戏的绝对优势。游戏在互联网时代除了消遣的作用外,其更是作为由内容联系群体、搭建超大型社交网络的重要产业,基于此,游戏行业在发展壮大之后几乎是养活一整条产业链,而在产业规模得到扩容后,用户体量也就成了行业竞争的核心要素。腾讯凭借微信、QQ这两个获客渠道,为其游戏业务输送了大量的用户,这既是其综合实力不断壮大的原因,也是同为互联网企业,字节跳动等新秀做不好游戏的一大原因。

对比而言,米哈游的获客渠道仍是其短板。相比于腾讯、网易,或是将代理权给腾讯的完美世界等游戏厂商,米哈游缺失一个足够大的用户渠道;其在国外依赖苹果、谷歌、Facebook发行游戏,在国内由于华为、VIVO都在分成比例上要求5:5分成,《原神》没有谈妥就没有上架,而小米和腾讯应用宝则以7:3的分成比例上架了《原神》;除此之外,《原神》只能从官网、TAPTAP、B站这三个渠道上下载,这使其精品游戏的出圈囿于渠道的桎梏。

另一方面,单一的业务布局是困扰垂类游戏厂商进一步发展的最大痛点。对腾讯来说,其由于业务板块多地开花,资金实力相当雄厚,频繁收购其他公司的经历使得米哈游承压不小;2017年2月米哈游申请上市,但因为IP过于单一而被驳回,不久后其拒绝了腾讯的收购。由于未上市的公司会面临被收购风险,这也正是垂类厂商发展的一个痛点。在此之上,腾讯于近期,通过打造《王者荣耀·世界》来对标《原神》,也使得米哈游的生存状态不那么乐观了,做出业务调整成了刻不容缓的任务。

打响新的攻防战

综上所述,对于游戏赛道的新玩家来说,即使通过几款现象级产品跻身于行业前列了,但在面对体量巨大的互联网大厂时,其仍然有着不小的生存危机。米哈游冲击IPO失败、险些被腾讯并购,从侧面反映出其业务面的狭窄,这也导致其在单一领域的实力虽然雄厚,在其他领域却略显单薄;因此,米哈游积极参与民航、元宇宙等新业务,并深入拓展原有业务的IP覆盖面,希望以此扩大其涉足领域的覆盖面,为其进一步发展开辟新的增长点。

一来,米哈游通过投资新业务,推动其业务多元化。2022年前后,米哈游投资涉及的领域包括了脑机接口、元宇宙、中型商业运载火箭等多个领域;据了解,今年2月,米哈游联合蔚来资本领投了“人造太阳”初创企业能量奇点,5月,其又通过对东方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的融资,加快推进了百吨级可重复使用液氧煤油火箭发动机研制,米哈游也以此为契机,向多个新领域延伸其业务布局。

二来,以二次元游戏为核心向外延展,米哈游为夯实其在二次元市场的话语权做出了不少努力。为了能够深入抢占二次元内容市场,米哈游选择了积极投资各类二次元产业,以增强其对该市场的深入程度;据了解,从泛二次元文化衍生品的新零售公司“十二光年”、游戏开发商“魔剑网络”、云视频服务商“蔚领时代”、语音电台“机核网”、3D内容开发平台“unity中国”等,米哈游不断延伸着其在二次元市场的涉及面,把握着市场的风向。

三来,米哈游通过IP赋能形成较强的产品联动,有效地延长其精品游戏的生命周期。由于对同一款产品进行不同形式的IP赋能,能够促进不同圈层之间的用户转化率增高,基于此,米哈游在《崩坏》IP的生态圈中,拓展了漫画、动画、轻小说作品以及IP周边衍生产品,据悉《原神》的动画内容也将在2022年的尾声上映。而IP延伸出的多元化内容形式,不仅更深层次地挖掘了原创游戏的商业价值,也对提升游戏知名度,扩大用户圈层有一定程度上的积极作用。

总的来说,目前相较于其他新业务的试探性拓展,二次元游戏还是米哈游的业务主线。但面对腾讯这条巨鲸的食量,米哈游投资的新业务能否成为其第二增长曲线还有待考证,而垂类游戏厂商对游戏市场的这份统治力又能坚持多久,也只能等待市场的进一步反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